【成功】檢視中文力〉北市7成小六生作文程度告急 中文恐慌症席捲全台

作者:彭杏珠 攝影:陳之俊 出處:遠見雜誌2007年10月號 /在北歐看見2020 
「颱風好可怕,好可怕,我很害怕…」……你就只會寫這樣嗎?
看著學生作文層出不窮的可笑錯誤,老師、家長紛紛染上中文恐慌症。
從前年開始,高國中基測加考作文,停擺五年的作文課再受重視,也讓教改政策的瘡疤一一現形。

才不過幾年前,許多台灣家長紛紛得了英文恐慌症,深怕孩子不懂英文,失去國際競爭力。從幼稚園開始,就砸下重金,月花2萬~3萬,把小孩送進純美語幼稚園;小學更是擠破頭,就是想為孩子搶得一席私立雙語學校的位置。

  現在,情勢逆轉,英文熱才稍微退卻,家長們隨即染上了中文恐慌症。

  明明是一個說中文的社會,為何台灣家長們會憂心起下一代的中文呢?這巨大轉變,著實令人詫異。

【師長慌】 連理解都出問題
  近年來,台灣學生中文程度低落,眾所皆知。立法委員三不五時召開記者會,陳述學生語文能力衰退的情形;連網友也在網路上張貼學生「貽笑大方」的作品,讓大夥奇文共欣賞。

  遠的不說,就以5月才考完的第一次國中基測為例,閱卷老師隨處可見令人嘖嘖稱奇、啼笑皆非的「奇字奇語」。例如:「夏天會使人欲火焚身」「夏天真是熱極了,簡直是熱死人不償命!」 有人寫海灘游泳:「到了海灘,二話不說,馬上脫掉衣服,一絲不茍地跳進海中。」還有人寫:「夏天最棒的享受是吹冷氣,讓冷氣吹得我油盡燈枯。」

  成語錯用,更不用提錯別字了,連最常使用的「夏天」都可以寫成「下天」,「冷氣」變「冷器」,「消暑」變「消署」,「剉冰」寫成「挫冰」,連「津津有味」都能變成「金金有味」等。

  寫錯別字、誤用成語已經讓老師倍感憂心,更嚴重的是學生對文字的理解力也變差了。一位參與警察特考閱卷的老師分享多年前的經驗,當時的作文試題是「反省」,卻有200多名考生大談「反對省政府」,連審題都審錯了!閱卷老師只好把它當笑話自娛。

  2004年7月大學指考,數學乙組有一試題是以當時阿扁總統319槍擊為例,題目是:李探長為了找尋槍手的可能發射位置,他設定一空間坐標,先從(0,0,2)朝向(5,8,3)發射一固定雷射光速,接著又從(0,7,a)沿平行於X軸方向發射另一雷射光束,試問當a為何值時,兩道雷射光束會相交?

  「這是很簡單的數學題,主要考一個基本公式,但學生只要考題敘述超過三行,就幾乎投降、看不懂,理解力確實變弱了,」台北市補教協會總幹事張浩然無奈地說。

【慘兮兮】 7成小六生得搶救
  再看看幾個數據。台北市教育局去年10月,針對全市3萬多名小六生進行國語基本能力檢測,作文評分標準跟國中基測一樣,採0~6級分,結果有71.5%的小六生在3級分(含)以下,比照國中基測3級分以下需要補救教學,相當於每10個小六生中,有7人需要加強寫作能力。

  在選擇題測驗方面,仍有四成小學生不會查字典,跟上次測驗結果差不多,顯示北市小學生查字典的能力幾乎沒有進步。

  不僅首善之區的學生中文水平下降,另一個直轄市高雄也相去不遠。立法委員曾燦燈5月底公布他針對高雄市國中二年級學生作文抽測的結果。

  調查顯示,高達54.9%的學生成績在3級分以下;對照去年試辦寫作測驗3級分以下只有報考人數的26%,短短一年,不及格者增加一倍以上。曾燦燈說,「近5.5%的學生依規定必須進行補救教學,實在令人吃驚!」

  需要補救教學的還不只小學生、國中生,甚至連國立大學的研究生也被教授認為需要加強中文能力。

  以國立中央大學為例,鑑於研究生語文能力不足,1996年8月起就推動「提升碩士應用中文能力」計畫。除中文所外,研究所入學新生,國文考試成績排在最末5%至10%的學生,必須參加補救學習,提升其應用中文及論文寫作能力。

【學生苦】 我就不會寫嘛….
  這幾年學生中文程度衰退的訊息不絕於耳,而最恐慌的莫過於家有國小、國中生的家長們。

  當這些家長察覺自己的孩子竟然連作文都不會寫時,如同驚弓之鳥,遍尋良方,恨不得可以變魔術,讓孩子一夜間,就能出口成章、下筆即文。
在北縣永和的一間小公寓裡,38歲的外商電子公司協理黃嘉玲(化名)女士,正在絞盡腦汁幫女兒婷婷「念」作文,她在旁邊唸一句,婷婷跟著寫一句。書架上的鬧鐘滴答、滴答一分一秒地轉動,一篇600字的文章終於完成了,總計花費了兩個鐘頭的時間。

  黃嘉玲歎了一口氣對婷婷說:「妳已經小六要升國中了,為什麼作文這麼差呢!」婷婷一臉無辜地回應:「我就是不會寫嘛!」

  場景換到新店一戶單親家庭。仲夏的夜晚,剛跑完保險業務回家的趙美慧(化名),看到兒子國強書桌上的作文簿,氣急敗壞地跑到客廳對國強說:「這是什麼作文,五年級了連『颱風』這麼簡單的題目都不會寫,你補習都補到哪裡去了?你知不知道,我每天拉保險很辛苦!」

  趙美慧沮喪地唸著兒子的文章:颱風好可怕,好可怕,下大雨,我很害怕……「你就只會寫這樣嗎?」

【政策亂】 五年空窗不考不會
  跟黃嘉玲、趙美慧一樣頭疼的大有人在。學校母姊會或家長私下聚會,不少人會露出求助的眼神詢問:怎們辦,我家小孩不會寫作文,訂《國語日報》有沒有用?哪家寫作班比較有效?「我們深切感受到家長對中文的憂心與恐慌,」《聯合報》系文化基金會主祕陳潔明說。

  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學生中文水平下降,又讓家長這麼恐慌?

  教育政策是關鍵。一旦政策改弦更張,就會帶來教學重大變革。2001年以前,國中每週有兩節作文課,教育部實施九年一貫後,國中基測不考作文,作文課從此走入歷史。長達五年不考作文,可說是學生語文能力衰退的主要幫兇。

  「語文能力要靠時間養成,必須勤讀、勤寫,許多學生都不寫作文了,語文怎麼會好,」北市私立奎山學校副校長蔣萍說。

  少了大考的壓力,加上政府去中國化、鼓吹本土化教育,縮短國語文上課時數。小學國語課從十年前的每週十堂降為五堂;國、高中大量刪減文言文教材,連中國文化基本教材都變成選讀,結果國語根基沒打穩,台語、客家話等本土語言更是一知半解。

【玩過頭】 去中化和電腦化
  另外一方面,各級學校為創造歡樂的學習環境,提倡快樂學習,在家長眼中,立意雖好,結果卻適得其反。

  「任何學習都必須有壓力才能進步,快樂學習等於安樂死,這種學習方法,小朋友很多東西自然不會,」張浩然不客氣地說。

  短短幾年間,教育政策已出現部分後遺症。大多數學生幼稚園都已經讀完注音,加上國語課時數減少,不少小一老師也不太教注音,但卻造成家境欠佳、無法就讀幼稚園的學生,到小二時,還不會念注音,連國字都看不懂,看得高雄冠南文理補習班班主任施耀宗十分不忍。

  教育是百年大計,不少家長跟學者都大聲疾呼:「讓教育歸教育、政治歸政治。」

  國文老師陳興深感憂慮地說,去中國化就是去優勢化、去競爭化。全球中文熱,中文有其普世價值,與英文並列兩大語系,沒有人會自剁一隻手,自毀前程。台語、客家話可以學,問題是跟誰溝通。就像過去有人立志學屠龍術,學成後無用武之地,因為根本沒有龍可以殺。

  其中,部分學生、家長的態度,更加深老師執教的困難度。

  少子化的關係,學生忍受挫折度變低,家長又過於保護孩子,造成老師無法同時使用胡蘿蔔與棒子,只要嚴厲一些,馬上引起家長抗議,「多管多錯,有些家長又不領情,多少會影響教學熱情,」一位國小黃老師語帶無奈地說。

  其次是網路時代來臨,改變了學習方式與態度。學生花在網路的時間遠高於正常閱讀時數。

  不少國文老師也將造成中文程度低落的「兇手」指向電腦。學生習慣電腦打字,各式各樣的輸入法,讓學生對錯別字沒有感覺,意思知道了就好,字對不對無所謂啦!

【補教瘋】 國文老師變搶手
  眼光長遠的家長已看到問題核心,率先從自身做起。身為平面媒體主管的蕭宜芬(化名)就督促自己每天睡前要念一篇古詩、並講解給三歲女兒聽。她說:「孩子學習力很強,雖然還不懂意思,習慣成自然,等到她長大後,自然會理解。」
剛開始,中文恐慌只是局部現象,這三年卻有逐漸加深加大的趨勢,主要還是來自「考試引導教學。」

  國中作文測驗停考五年,前年突然宣布加考,去年試辦不計分,讓家長、師生措手不及,急就章亂投醫的結果,產生兩個社會現象。

  首先是國文、寫作補習班大發利市。深究原因是老師一綱多本的教學方法,以及「教考不一」所造成。

  國文老師吳岳直指問題所在,他說,一綱多本沒有錯,是有些老師教法錯誤,不教「綱」只教「本」,學生見樹不見林,教考不一,學校教的跟考試出的命題不同,基測當然考不好。「學生在校吃不飽,才會想到外面餵飽肚子,國文補習班才會因應而生。」

  另外,國中基測加考作文也迅速炒熱寫作補教市場。說穿了,還是考試導向的結果。國中基測,理化兩科加起來才60分,國文72分,作文就占12分,成為勝敗關鍵,學生當然重視作文。

【新顯學】 中學掀起古文熱
  第二個現象是,大中華經濟圈如火如荼發展,中文變成強勢語文,家長為了下一代的競爭力,愈來愈重視古詩文的教育,國語文教學也順勢成為各個學校的招生特色之一。

  家長詢問度較高的私立學校,如奎山、薇閣、靜心學校早就將四書五經納入教材,奎山更在37年前,自編「十一年一貫」的古詩文課程。其他雙語學校在市場需求下,也不敢輕忽國語文課程,例如康橋雙語學校也特別注重閱讀能力的養成。

  比起十年前,學生的中文水平確實快速滑落,但值得欣慰的是,不少家長危機意識抬頭,尋求各種補救方案;學者專家大力推廣中文;部分學校也自行加強語文教學,今年台北市基測,金華國中就表現優異,有132人作文滿分,主要是拜平時練習所賜。從國一開始,聯絡簿分大小兩本,一本是日記簿,並要求學生大量閱讀課外讀物。

  國中基測加考作文,也迫使學生重新拿起筆寫文章。

  雖然「考試領導教學」一直有正負兩方辯證,但對許多國文老師來說,考作文,總比不考好。今年北市國中基測作文閱卷老師趙湘娥就表示,考生作文能力大大提升,證明考試引導教學有其效果。考生在立意取材、遣詞用字、結構舖陳都比去年考生進步很多,約有55%得到4級分,17%是5級分,還有2.6%的考生得到滿分。

  在考試引導教學以及家長、校方的努力下,有人樂觀預估,或許十年後,可以扭轉台灣中文程度低落的局面。

  但是十年後,對岸會進展到什麼程度?國際情勢又是如何?台灣人才還有競爭優勢嗎?這些議題都值得深思。

延伸閱讀: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