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成功】Cheers:這樣思考就對了:讓腦筋靈光的思考習慣

沒有人會懷疑,「思考型工作者」的時代已經降臨,但你是否經常覺得腦袋渾沌,思緒枯竭?看看「出版界金頭腦」郝明義與新科世界棋王周俊勳,如何透過不同方式,建立靈動充沛的思考力。

文—盧智芳 攝影—王竹君
2007年06月 Cheers雜誌

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:用懷疑+閱讀打通任督二脈

總是在出版界創造驚奇的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,最近又寫下一項個人紀錄:他剛完成的新書《越讀者》,雖然醞釀7年,但神奇地只花了8天就完成初稿。「沒有越界不成閱讀,」面對洶湧而來的資訊流,郝明義大膽預告一個「越讀者時代」的來臨。

郝明義8年前出版的《工作DNA》,字字珠璣睿智,至今仍對許多人影響深遠。然而,郝明義的思考效率顯然更令人咋舌。

對郝明義來說,思考的本質是什麼?

「沒有任何人比笛卡爾講得更好。『我思故我在』的『思』,指的是懷疑,」郝明義解釋。對任何習以為常的觀念、行為方式,都應該保持懷疑,懷疑不是唯一、最適的解答,轉而搜尋其他的可能。

「好奇–懷疑–求解」的過程,霸佔了郝明義人生極長的時間,而且他駐足思考處,也真的就是一般人覺得理所當然,根本沒什麼需要多想的地方。

1個字,困擾10年

光是「策略(strategy)」這個字,竟然整整困擾了郝明義將近10年。

1988年,郝明義當上時報出版公司的總經理。要扛營運責任,「策略」當然是標準配備。只是,「日常工作跟『策略』的分界到底在哪裡?」總在不疑處有疑的郝明義,開始整天心頭縈繞著這個問號。

他拼命研究各種企管理論,但怎麼看就是不滿意。直到1995年,郝明義終於得出結論。「策略就是不以一時勝負為勝負,」郝明義笑著說,「定義不弄清楚,沒法覺得我是在做總經理,」他這才如釋重負,更篤定地走出經營之路。

「策略」之外,包括「流行」、「娛樂」這些字彙,都曾引動郝明義長期的困惑。他總要在腦袋裡不斷交互詰問,一再推翻之前的理解,可也因此得到精采的詮釋。像《越讀者》這本書,同樣是他追索「閱讀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後,組織各種片段思維催生出的創作。

事實上,閱讀始終是郝明義思考時最仰賴的資源之一:「閱讀讓你思考,一旦你啟動思考,又得回頭去找更多能幫助思考的閱讀,」郝明義說明。因此,「千萬不要只選讀來輕鬆舒暢的東西,」他認為。閱讀帶點難度的作品,譬如經典,才能提升腦力。

筆記就是我的大腦紋

筆記則是強化記憶的利器。郝明義喜歡在書上密密麻麻地劃線,精采處打星號,旁邊還加註「5」表示「5顆星」。「你不可能把每本書都看完,但要知道每本書的價值在哪裡,」他累積60幾本筆記本,寫滿讀後感與相關隨筆。郝明義戲稱,這是他的「私人大腦紋」。

郝明義很喜歡透過「閱讀、理想、夢想」6個字來談:「閱讀常為我們開啟一扇理想與夢想的窗戶,但它們也可能反過來,當你思考如何跨越現實與理想的鴻溝時,閱讀是找到路徑最重要的工具。」

這項工具還有個很棒的特性,「書最微妙就是:你永遠在意想不到的時候發現,天哪,它就等在那裡!」郝明義帶著一種「高人」般的微笑說。

LG世界棋王周俊勳:推翻慣性,隨時都用新的方式贏

27歲的周俊勳笑起來很靦腆,是個典型雙魚座、細緻又感性的大男生,跟他那令人肅然起敬的稱謂「周9段」實在不大搭軋──雖然,台灣從1979年成立職業圍棋制度以來,唯一的9段棋士的確就是他。

6歲開始學棋,周俊勳至今拿下35個冠軍、6個亞軍,最佳戰績當然是勇奪第11屆LG盃世界棋王,成為新的「台灣之光」。

圍棋是種古老又深奧的藝術,黑白子間的攻守進退,除了雙方鬥智,更考驗理性、耐性、對未來預期的準確度。所謂「圍棋式的思考法」,指的就是一種長期觀點:看得愈遠,現在做決策的成功機率就愈高。

做為棋王,周俊勳如何建立思考力?

周俊勳的記憶力很好,7歲就記住1,200多種棋譜。各種高手的棋形堆疊在他的潛意識裡,只要棋盤出現相似的布局,他很自然就會下出接近高手思維的好棋。

用轉變棋風克服低潮

但要成為頂尖的棋士,光靠博學強記還不夠。靠著10次以上「瓶頸──突破──瓶頸──再突破」的起伏煎熬,他才練就一身功力。

「每次大幅度進步前,都會先陷入低潮,」周俊勳描述:「腦袋突然間就卡住了,」連過去有用的戰略也跟著失效。

這時候他採取的策略,是「轉變棋風」。聽來簡單,對棋士來說,卻是思想上的大工程。

「棋風」指的是下棋時一貫的走向與偏好,就像武林宗派,代表一種風格、哲學,也是一種思考模式。

在周俊勳學棋的生涯裡,有幾位關鍵大師,各自傳授給他不同的棋風。像他9歲拜在戴嘉伸7段門下做住宿弟子,戴嘉伸的棋風犀利,擅於攻擊侵略,有一陣子,周俊勳下棋就用刻意挑釁來累積勝利。

然而,晉級過程中,他慢慢發現,直線式的戰鬥讓他不進反退。於是10歲時,周俊勳又到林聖賢7段家裡住了半年。林聖賢重視全局判斷,不拘泥局部得失,讓周俊勳有了新的啟發。

12歲到成都跟著大陸名師、成都棋院「西南王」宋雪林學習,則是另一個重要轉捩點。宋雪林教他「棄子」,「尋求對方的弱點,不一定只有決一死戰,」周俊勳說。透過大膽、有計劃的放棄某些棋子,後來反而能得到更大的優勢。

棋風沒有絕對的好壞,但是,每多學一種棋風,周俊勳就像又多出一種選項,推翻熟悉的思考慣性:「原來棋也可以這樣下。」通常他能因此超越先前比自己更強勁的對手。

從檢討中學習

不過,要補足思考盲點,光靠「聽」是沒用的。「錯誤會一犯再犯,」周俊勳必須每天不斷跟老師對弈,局後重新演練檢討,找出敗著。他一天花在下棋的時間,幾乎都超過10小時,連坐車、走路,腦袋裡也被棋盤塞滿。

目前他比較偏向務實、快速的棋風,「這是我自己找出來的,找到喜好才能發揮潛能,」周俊勳帶點頑皮地說:「不過以後還會改變。」

他喜歡每次都用不同的方式贏──周俊勳的思考力就跟他的未來一樣,還有無限的可能。

文章來源:Cheers:這樣思考就對了:讓腦筋靈光的思考習慣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